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9 无所谓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五十来岁的书店东家冯先生,自然认识这位读书人。
      孟东辰!
      今年二十岁,就读本镇白马书院,原本书院先生同窗都看好他,但随着他两次落榜,很多人改变了对他的看好。
      这么好看的长相如果不能高中,在读书人眼里是没有什么价值的。
      又加上他家庭贫困,更加让原本看好他的人都歇了心思。
      不过他是无所谓的。
      哪个读书人遇上困难,他这个书店都提供抄书挣钱的渠道当然前提是字迹必须好看,不然他卖给谁去?
      孟东辰稍稍错愕,这才发现自己的信息来的这么粗糙。
      书店东家冯先生能说这样的话,看起来朝中动荡不是一般的厉害。
      在文字上做文章,这不仅仅是君王善用的手段,更是夺嫡之争的各个集团操纵必备手段。
      想来最近各方在文字上花大精力了,这些小书店东家,应该是什么立场都不敢得罪的。
      宁愿少挣钱,也要稳稳当当的。
      “那再看看吧!谢谢东家!”孟东辰没有选择抄书或者写福子对联什么的。
      挣钱太少耗时太长,还极容易被母亲发觉了。
      一锤子挣足够花费的买卖,对读书人来说还真是难啊!
      不过对于他来说,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他终究不是原主孟东辰,真的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
      他是文武皆备的,但却不能暴露出来啊!
      即便他私底下进山打猎弄到野猪,豺狼虎豹什么的,也没法拖下山啊!
      原主正常的体力那是连一桶水都拎不动的,要不然母亲也不会在这两年可劲的给他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生怕他体格太差出不了考场啊!
      冯先生看孟东辰没了兴致的离开后,忍不住摇摇头,没耐心的读书人啊!
      难怪他被很多人越来越不看好了!
      他一个秀才都不是的读书人,还想学人家画几副挣钱的画?也不怕被人家弄进牢里了!
      孟东辰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可他还有一家老小要好好养着呢!
      孟东辰觉得自己的信息得到的太粗糙,便不着急回家,也不必去书院,就慢慢在白马镇上逛一逛。
      白马镇算是个不小的集镇,水路陆路都不错,都能直通省府,所以白马镇上的居民所得信息,一点不比书院来的少。
      看原主倒是一直在书院读书呢,可他奉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要不然他也不至于莽撞的跑去书店要求画画卖了。
      无心之下,他这个不被人看好的读书人,大概又要被人更加不看好了吧!
      孟东辰为了后面不做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闭塞读书人,有意在白马镇闹市中慢慢走着,还重点走了一遍白马镇的码头。
      赵德楠饿到了下午三点的样子,无奈的站起来,不掰蒜头了。
      怎么的也要厚着脸皮找吃的去。
      哪怕今天她饿了两顿,早起的早饭跟午饭她都没吃,老婆婆故意的,孟家其余人也没人多事。
      但是赵德楠今天还是赚了不少。
      她一个人在柴房一边掰蒜头,一边速度往自己五百母亩的空间排了一斤左右掰好的蒜头。
      甚至还撒了半斤左右的豆子,且挑拣的都是大豆品相好的。
      反正关上柴门,那些人想看自己也看不到,但自己一定会阵阵剧咳给他们听听的。
      两箩筐的蒜头,她让其损耗一斤,一箩筐的大豆,她让其损耗半斤,理直气壮呢!
      哪个说没有损耗的?他们自己干这样的活,说不准损耗更多呢!
      不过是一个个的今日故意给自己下马威而已,顺便给他们自己减减负担。
      零下十来度的寒冬腊月,谁愿意把冻疮手伸出来干活?还不是能推则推么?
      “你给我站在,咳嗽成这样还想祸害谁?”
      赵德楠刚刚出柴房的门,就被一直盯着她动静的老婆婆给呵斥了。
      “婆婆,我从早到现在饿得头昏,给我一口吃的吧?”赵德楠哀求的声音,一点都不小。
      孟东辰家门外走动的村中妇人,很吃惊的听到这句话。
      早猜孟家不会看上眼不花钱的媳妇,没想到这么厉害啊!竟然能在新婚第二天将人家生生饿到现在,没给人吃一口。
      孟东辰的娘一下子被赵德楠大声的哀求,起的火冒三丈!
      “这还不是怪你自己!哪个新媳妇跟你一样晦气,来婆家第一天就得病,上吐下泻的,昨天是逮着我们家好吃的大吃大喝了吧?
      也是,你们赵家穷的叮当响,长年累月不见荤腥,肚肠子都是细的,更是经不住一顿好吃好喝。
      我饿着你还不是为你好!当谁家跟赵家似的连口吃的都没有?
      给我好好饿一天,清清肠胃,都没人嫌弃你上吐下泻的了,还以为我们孟家差你一口吃的?
      你一生病连自己房里的恭桶都让我老婆子收拾的,竟然半点不懂事的一点都不知道好歹!
      给我滚回去好好养息身体,别炸呼呼的,还读书人家出来的,啥也不是!”
      “三弟妹,你耐心忍一忍就过去了,实在饿得难受,不然你吃点我给你准备的大蒜头,就这么生吃,能治你这个毛病的。”
      孟二嫂向来人精一个,说话好听,哄的住孟二哥,唬得住老婆婆。
      哪怕人家闹腾分家,也闹得很有手段,绝不自己撑头,更加不会撒泼打滚,坏自己名声。
      刚刚情况她注意的一清二楚,三弟妹也是人精啊!
      居然故意趁着有外人在自己院外走动之际,故意大喊饿了一天?
      这是要丢谁的人呢?
      丢了婆婆的脸,就不捎带丢自己的脸了么?
      “三嫂,四姐为了照顾你,都将她自己的被子给你加盖着睡一天了,你好歹多体恤体恤我四姐的好心好意吧!
      受凉生病了就躺被窝里好好养息着,稍稍饿一顿两顿的,也是正常的。我们家谁生病不都是这样养好身体的么?”
      孟家老五孟东美也站出来维护自家名誉,顺便提醒一下赵家女,别不识好人心,最起码我四姐对你就是真心实意的。
      我娘饿你一天的,这还不是你自找的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