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3 无关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也许赵家发狠,不再指望这个女儿,反过来求自己休妻以打压拿捏此女。
      也许赵德楠这样激烈的反应,很可能在赵家丧命。
      但这都跟自家无关了。
      至少自家一没休妻,二没打骂欺负此女,不过是因为她不孝母亲被送回娘家而已。
      此种现象在当今,算是及其平常的事。
      虽然是很伤脸面,但今日所见,大家都明白,两家闹矛盾是理所当然的了。
      至于后续发展的如何,赵家就应该顶在孟家的最前面了吧?
      就是县令那边稍微欠缺一些,但相对来说还是母亲的身体更重要一些。
      此女若这么天天刺激母亲,他都担心母亲什么时候被她刺激的吐血了。
      因为他都觉得自己也想吐血了!
      他哪怕等县令几年后改变对自己的态度,或者等县令高升,再或者他结识到可以压制县令的人脉之后,再考试都可以的。
      考中都是必定的事。只不过是让爹娘家人多等几年而已。
      “哈哈哈!孟东辰,你以退为进这一招使得不错啊!
      但是我劝你还是此时此刻现场写一封休书给我,日后我是死是活再也跟你无关了。
      倘若你打着让我娘家人教导我孝道的幌子,让我娘家人弄死我以正家风,那你就对你们读书人不要脸的精髓认识不够不深刻啊!
      我爹我弟弟能无情无义到眼睁睁看着我娘病死,能一文钱不要的将我许配给孟家,你们不给他们看见明显的好处,你以为他就老老实实的接下来我这个烫手的山芋?
      我劝你还是别整那么多花花肠子,直接干脆一些,直接休妻,不过是彻底闹翻脸面而已。
      要么,你们孟家就老老实实的接着我这个烫手的山芋,谁都不要妄想欺负我,更不要妄想打骂我。
      还有这个三房一切事宜,我说了算,哪怕他日你高中,也还是我说了算。
      孟东辰,如何抉择,你想好了么?”
      赵德楠一眼看穿孟东辰的算计,不禁嗤笑。
      看这一家子,都是人精吧?哪怕后来的这个穿越者,也一样是个人精,可能还是个当官的。
      都很会算计利弊啊?
      自己这么提醒之下,我要是他也应该长痛不如短痛了!
      “你我毕竟新婚,性格不合也是在所难免的,这一点我肯定能容忍也能包容你。
      唯独孝道我不可能容忍,天下间也绝不容忍不孝之人,今日我就将你送回赵家。
      言明一个月后再接你回孟家,前提是你能学好孝道再回来,顺便你回到赵家,也能帮你爹收拾收拾屋子。
      快过年了,家家户户都在收拾准备过年,你爹跟你弟弟既然一心读书,这方面还是要指望你多多帮衬的。
      等过年后,一个月也就到期了,那时我必定再接你回来的,希望你今后谨言慎行,虚心孝敬长辈,切莫忤逆长辈了!”
      孟东辰既然刚刚做了选择,那就不可能被赵德楠的三言两语打动了。
      赵家何许人,他的记忆中是没有清晰印象的。
      但只要想到赵家三父子吃惯了赵德楠的现成饭,想来这两天也特别的不舒服吧?
      这一次送她回赵家的时候,一定要当众承诺,一个月必定他亲自接回来。
      有这一个月的承诺,赵家还能再便宜实用一个月的赵德楠,岂有不高兴的?
      一个月后,倘若赵德楠根本没有怀上原主唯一骨血,那么他私底下还能再承诺赵家,补偿赵家百两银子。
      如此之下,赵德楠的爹,权衡之下应该有所取舍,毕竟惹火了自家,直接休妻,那个时候他必定一文钱也得不到。
      而他的女儿,即便是姑娘时期卖到牙行,本县最好的价格,也不过是三十两银子而已。
      她这个女人,此刻若真被人估价的话,十两银子都没人敢要好不好?
      真真是太不好对付了,自己一个老官员对付起来此女,都几欲吐血,何况是一般人?
      赵德楠冷笑,很好!
      此人似乎算定了赵家会按照他的设定走?那就走着瞧!
      她的荆棘之路,本就要对付赵家的,注定要对上的,她还怕了不成?
      更何况她还有些运气,今日遇上了县令大人,在他面前生死挂了号,赵家人即便想弄死自己,也不敢,更加没有半点实惠。
      赵家有的是无情无义的,孟家有的是精打细算的,她不过是豁出去的一块对付了而已。
      最坏不过是被孟家休妻,被赵家除族。
      都以为她会饿死山里么?
      不会的,她有空间里面的五百亩田地,足够自己吃喝的。
      后续的人生怎么过,她会等身上的枷锁除却干净了,才会好好的筹划一番。
      是给自己找个奋斗目标,还是怡然自乐一个人活在山野间,全心全意打造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田园之地?
      这个不着急。
      赵德楠被孟东辰亲自送回赵家的路途中,甚至还心情不错的,到处看一看,看看自己记忆中田地村民,跟前三辈子有没有不一样?
      差不多吧!
      赵德楠一手拎着自己唯一的家当,一木箱的破旧衣服。
      她的衣服几乎都是母亲的衣服改出来的。
      她记忆中的母亲,对赵家三父子,真的是呕心沥血,真心实意的在傻傻付出的。
      她这么痴傻却还死死的拖拽着唯一的女儿也要跟她一样的痴傻。
      最后,她春蚕到死丝方尽,算求仁得仁了。
      可她临死竟然还指望自己的女儿学她一样,可惜她含恨而终了。
      她的女儿没有在死前答应她的无理要求,在之后的劳作中,也学会了摸鱼。
      赵家三父子,算是看清了赵德楠的心思,也算是忍够了。
      为了名声着想,也为了长远利益,这父子三人,将赵德楠白送了孟家。
      这个大秦朝的婚嫁,讲究的就是婚嫁之礼,但凡父母长辈有一点点对自家女儿心软的,至少会准备些许陪嫁,更不要说让男方准备好了聘礼了。
      如赵家这样高风亮节白扔女儿给婆家的,在白马镇算头一份。
      如赵家这样只让出嫁女儿带上一竹箱破旧衣服出嫁的,也是头一份。
      穿着去世母亲多年前的大红嫁衣,赵德楠本人是很想撕碎了那件已经不结实的嫁衣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