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0科考逆袭,迈出第一步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正喝着粥,又处罚了几个小丫鬟,若尘刚想问问豆儿的情况,门外传来老妈子的声音:“二公子夫人,老爷让将芷儿姑娘和救芷儿姑娘的姑娘、小公子带去大厅,他在那儿等候。”
      若尘急忙放下碗,柳氏微笑着说:“姑娘别怕,阁老对孩子最是和善,如今,你又救了他的心肝,了不得,会好好赏赐你。姑娘聪慧,可要好好想想,需要什么样的赏赐,阁老都是赏赐的起的。”
      柳氏贤惠温柔,内心感激若尘对女儿的搭救,有心提携她。
      说完,一手牵着自己的女儿芷儿,又一手牵了若尘,朝大厅走去。
      若铭也紧跟而上。
      来到大厅,若尘就看到个国字脸容貌十分威严,须发皆白的老者,端坐在大厅中央,心想果然大家主气派。大厅装饰颇为豪华,古朴,他旁边安坐的,应该是老者的夫人,陈阁老府的当家主母盛氏,也是雍容华贵,穿了一件暗红色花纹的薄袄,手上戴了两个碧绿的镯子。
      陈阁老穿了一件家居服,是一件深蓝色的棉锦长袍,腰带上扣了一枚玉扣,倒颇为华丽光彩。
      见到芷儿和若尘姐弟,若尘刚刚准备行李,陈阁老却摆手:“罢了,你救了老夫的孙女,是我们府的恩人,无需多礼,原本应是我们备下厚礼才是。”

      陈老夫人则一把抱住芷儿,端详她看她是否受伤了,嗔怪柳氏:“前儿我见了芷儿身边的丫鬟,就觉得都太年轻了,原是你的不周,回头从我房里挑几个大丫鬟过去伺候,下次可不能再出现落水一事了。”
      “是,母亲。”柳氏不敢反驳。
      陈阁老挥挥手,随即,梅弘公子让人端来一个银色托盘,上免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锦绣段子,露出银子的雏形。
      看样子,至少有几百两。
      没有想到,若尘却直接拒绝了:“阁老爷爷,这若是银子的话,若尘不要银子,若尘索取另有别物。”
      “阁老爷爷”?
      这称谓让陈阁老有些莞尔。
      原来,若尘听闻阁老喜欢孩子,觉得自己现在也不过十岁,太少年老成了也不适,还不如做一些符合孩童的举止显得自然。
      墨表妹此刻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不由得看了一眼自己的表哥,意思是——看着吧,果然是庶女,眼皮子浅,得寸进尺主动开口索取了。
      梅弘公子没有理睬自己的表妹,心思都在若尘的身上,觉得她个性明媚爽朗,和别的高门大户的女子,要么扭扭捏捏,要么装腔作势完全不同,心里平添几分好感。
      陈阁老逗若尘:“你倒是喜欢什么,你说说看。只要我们府上有的,自然会给你。”
      “若尘索要之物,阁老爷爷家是有的。”
      “哦,那你倒说说看。”陈阁老与夫人对视一眼,笑着孩子的烂漫,且看她索取何物。
      “原本,我与我娘亲住到这十里庄子来,仆妇少了,昨日我采买了一个可心的奴婢,想让她照顾我娘亲,可是她也是当娘亲之人,与自己的骨肉分离了,阁老爷爷,你说,当母亲的,若只有一个独子独女,她可愿意与自己的骨肉分开?”
      一旁的柳氏感同身受,她也只有芷儿这一个独女,立刻回答:“天下间,哪有母亲能与自己的独子、独女分开的道理?”
      “夫人说的是,我那奴婢的女儿,如今就在阁老府内,若尘想讨回她去,让她们母女团圆。赎身的银子若尘也带来了。求阁老恩准同意。”若尘诚恳地说道。
      陈阁老的脸色错愕,他没想到,若尘提的是这样一个要求?
      “就这个要求?为一个小奴婢赎身?”他追问。
      一旁的梅弘公子急忙说:“若尘妹妹,你救的可是芷儿妹妹,这个要求,你不提她也会同意的……可还有别的要求么?”
      “如果阁老和芷儿妹妹同意割爱,让若尘能带豆儿回家,若尘就没有别的要求了。”
      其实,有银子自然是好的,可第一次见面,就带这些阿堵物回家,那也忒俗气了。若尘并不是清高,而是不想让自己在弟弟面前丢脸,毕竟要在弟弟面前树立自己的权威。
      “好,好啊!白侯爷生了个明理的女儿。”陈阁老笑眯眯地说道,看向芷儿:“芷儿的意思呢,那个什么豆丫鬟,在你那吗?”
      芷儿眨巴着大眼睛,走过去拉住若尘姐姐的手不放:“若尘姐姐,豆儿原是堂兄买给我的,可芷儿的房间里,丫鬟太多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姐姐若要,就带回去吧,可是,姐姐你能否和芷儿一起念书呢!这样芷儿也多一个学伴。”
      小孩子交往朋友,原本就比一般人爽利许多,何况若尘还救了她的命。
      陈阁老笑起来,他原本气势威严,可看着孙女,就俨然换了一个人一般,自古都是隔代亲。
      “还是芷儿说的对,老夫也有此意,如何?若尘姑娘,老夫在府里拨了个后院,请了一个先生教几位学生,如今圣上也刚刚颁旨意,女子也可以考秀才,虽然老夫一直觉得女子无需考学当官,但识字,知礼,也是好事一桩。”
      墨表妹急了,她还在考虑要不要入读,虽然她是一个拿了书本子就头痛之人,可为了日夜相伴心爱的表兄,再头痛也无妨,可现在,平白地来了一个庶女插班生,她怎也想不通。
      “若尘姑娘是庶女,肯定不识字的,怎么能读徐先生的班呢!”墨表妹投了反对票。
      “庶女嫡女又如何,表妹,你切莫时刻将嫡庶时刻挂在嘴边上。”梅弘公子脾气再好,也终于忍不住皱了眉头。
      没想到若尘却立刻说:“我是识字的,只是识字不多而已。”
      这朝代的字是繁体字,若尘其实很多字是认识的,只是不太会写而已,假日时日,会写应该不是问题,倒是字需要练习练习,她只少年时在少年宫学过一两年书法,可在古代,以毛笔字为美的这个年代,她那字只能算狗刨。
      “既然如此,你可愿意来这念书?”陈阁老问。
      若尘含笑点点头,能有书读,不要交学费,这自然是极好的事情,占了一个大大的便宜。
      “如此真好。祖父,那一切交给孙儿去安排吧!”梅弘公子急忙主动邀请这差事,能多一个如此聪慧的女同窗,他自然是欢喜的,虽然班级里人数不多,可也男女比例悬殊,如今只有一个堂妹是女生。
      墨表妹急忙说:“表兄,那我也报名。”
      梅弘公子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方才不是说,读书就头痛吗?还需要考虑考虑,不考虑了?”
      墨表妹狠狠瞪了一眼若尘,心想,我才不会给你这个心机庶女,白白制造和表兄单独相处的机会呢!于是爽利地说:“墨儿觉得表兄教训的是,女子也应该读书识字,这样才能通情达理,所以墨儿也愿意入读。”
      若尘自然是明白,墨表妹是想监视自己,担心自己接近她的心上人,不由得故意“含情脉脉”瞧了一眼梅弘公子,温婉大方地说:“有劳陈公子。”
      梅弘公子眼神温润地说:“不劳烦,妹妹若还有什么需要的,当兄长的我都一应料理。”
      墨表妹的眼神几乎要喷火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