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36雏凤初啼,名震学子文会(一)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不得不承认,蓝晨的字,真的字如其人,字也犹如繁星点点,人也更是人中龙凤。
      蓝晨拿了个小沙包过来,绑在她的手腕上:“这是给你增加臂力,你的字,写起来毫无风骨,人是个刺头,怎么字这么软绵绵的呢?”
      若尘只感觉手腕一沉,差点要断掉。
      好想咬他一口,有没有?
      这日子,何时是个头?
      她在那里苦苦练习写字,他却端坐在先生的座位上,悠哉游哉地喝了一口桂花茶,舒适地咪起了眼,折腾她,可真的是有趣,看着她逐渐白皙起来的小脸,忽然觉得,她仿佛比从前顺眼多了,标致多了,难道真的是女大十八变吗?
      现在才月余时间,也不知道,以后的她,会变得有多么美丽飘逸,白家的女儿,个个都美貌,想来,她也不至于太出格。
      将来,也不知道,心悦她的,会有多少王孙公子。
      就这样,从这日开始,若尘开始了地狱般的苦日子,不过,字也确实神速的有所长进。
      休息日这天,若尘和若铭回到家,自然是一顿美餐在招待他们,看着他们瘦了,娘亲又忍不住流下眼泪。
      “若尘,念书如此之苦,你真的要考科举吗,女孩子,原本无需这么苦的。”娘亲又忍不住劝说了。
      “娘亲,先生说,若铭现在还不会说话,只怕今年秋闱,他还不能参加科考,那就让女儿试试吧,若女儿考上了,或许爹爹对我们这一房的态度会改善,不让娘如此委屈。”
      “瞎说,哪有女孩子真能考上秀才的。只是你若真的去参加科举考试,说明你在念书识字,侯爷一定不会觉得你在庄子里混日子,不务正事,多少都会改观的,对了,你爹爹又来信了,说起你大哥的婚事。”
      若尘目光一亮,一副吃瓜的表情,只差没搬椅子来包瓜子了:“母亲,兄长的婚事如何了?”

      房间里飘荡着茶的清香,院子里的梨花开的一树雪白,将屋子映得雪亮,青玉姑姑端来几碗红豆糯米粥,又给柳氏盖了条薄薄的锦毯,笑着说:“姑娘,你的脸色最近大好了。”
      若尘摸摸脸颊,阁老府吃的好,睡得香,除开那个瘟神蓝晨是个意外以外,其他人都待她和气。
      “你哥哥的婚事,十有八九要订下那个县主了。”柳氏缓缓启口。
      若尘心里一跳,很想笑,原来剧本真的可以任意改,就看你的本事了。
      若文的婚事自然是侯府的大事,原本,白侯爷是不属意县主赵芊芊的,他连夜找了人,从身边选了几个门当户对的女子,其中温家,他是最满意的,据说温家大小姐,品性贤良,原本是最适合不过的正室的选择,哪里知道,消息刚刚刚刚放出去,就在下朝的时候,他见到了面色不善的果郡王。
      对方强行留白侯爷在府内吃酒,扣着不回,杨氏找人一请二请,都请不回去,吓得不轻,最后还是若画点醒了母亲,让若文上门去接父亲。果郡王见到若文一表人才,当即就提出了儿女婚事,以大欺小,软硬兼施,白侯爷不得不当场就松口,这才得人回家。
      “这县主一家人,真的是个个惹不起,也不知道以后会如何。”柳氏感叹起来。
      果然,没多久,就接到府里来信,侯爷告知柳氏,长子的婚事定了,已经下聘了,定的是果郡王的嫡女赵芊芊。
      知道消息的若尘,差点没高兴的跳起来,若文娶了个悍妇,那样的渣男,原本就该配个悍妇,别耽误了人家温柔贤淑的温小姐,害人家一生。
      若尘的学问和毛笔字,突飞猛进,徐先生内心大悦,这日,留堂学生,说:“十里镇按惯例举行一年一度的学子文会,给秋闱预热,按照规格,只要是读书的学子,不管有无功名,举人之下,都可以参加,以往,从没有女学生去过,今年,因为女子也可以考学,若尘,芷儿,萧墨,你们可有意乐去参加?”
      萧墨吓了一跳,摆手:“先生莫要吓唬女学生了,听说去那学子学会,没本事的连门都入了不了,除非花银子买门票。可进去了,没真本事,还是会被群嘲的,女学生可不想去冒那个险。”
      若尘冷笑,欺负弱小的时候,胆子怎么没有这么小,她立刻站起来,说:“先生,若尘愿意去,芷儿妹妹也同去。”她代替自己唯一的粉丝报名。
      芷儿虽然也有些害怕,但有若尘姐姐在,她自然又放心一些,若尘姐姐肯定会维护自己的。
      萧墨讥笑起来:“你去?自古哪有女子去参加文会的,你被赶出来的,到时候,看你的脸面朝哪里搁?”
      “是么,你一个没胆量去参加文会的,怎么有胆量嘲笑敢去的女同窗呢?”怼这个不甚伶俐的萧墨,对于若尘来说,实在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两个人的咖位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面。
      梅弘公子立起来:“先生放心,梅弘也去,自然会护着芷儿妹妹和若尘妹妹,不让她们被欺负。”
      他目光温和地凝视着若尘,这个女孩子,每天都带给她不一样的惊喜。
      一旁的萧墨看到表兄对若尘的态度,更加愤恨不满。
      她回去就写了信,把若尘要参加学子文会的事情告知了若溪,还好一顿挑拨离间:“我看,你这个庶女妹妹,是想出风头,超过自己的嫡姐了。”
      若溪顿时就奔到自己的大哥若文那告状,听闻若尘竟然想参加学子文会,若文不屑一顾:“从来没有女子敢去文会的,这次高凉王爷也会去,正好让王爷相看下若尘,如果王爷看中了若尘,想要她入府,一道命令下来,那爹爹不同意,也得同意了。”
      他们自然是心知肚明,若尘入了王府,成了乐姬,那就是入了贱籍,原本许多商户的庶女,就是嫡子嫡女可以用来赠送的礼物,只是在侯门不多见而已。
      学子文会,就在今日了。
      若尘鼓动芷儿和自己一起去,柳氏特意为她们准备了新衣裳,两人穿着一绿一紫衣裳,衣裳同款,看上去就犹如姐妹一般。若铭不去了,在房间里练字,原本,他还不能说话,担心去了被人嘲笑。
      两人坐上马车,马车缓缓而动,一路上,都是男学子的身影,确实没有一个女孩子。
      “若尘姐姐,这次文会,不会只有你和我两个女孩子吧!”
      芷儿虽然是阁老的孙女,此时,也不由得落了怯。她不由得握着了若尘的手。
      若尘却毫不胆怯,挑开车帘子一角,悄悄眺望,那学子里,容貌端正的可不少,看来古人长的好看的还真不少,大约是环境没被污染,人都水灵灵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