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46倾城之色,红颜祸水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满座的人,都觉得这二人只怕是对不出来了,京城的几个大才子都没对上,何况这区区秀才和一个秀才都还不是的女子。
      唯独蓝晨,抬眸,默默注视着若尘,见她表面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眼珠却滴溜溜地偷瞄四周,带着一点不屑的眼色,心想,这对子,难道她竟然已经这么快就对上了?
      誉王对蓝晨微微摇头,目光带着一丝担忧之色,他知道,蓝晨对这个女童颇有几分照顾,可如今,只怕这女童,会要受到自己皇兄的责罚了。
      这位皇兄,性格狠辣,对手下非常苛刻挑剔,性格乖张暴戾,若不是凭借母妃曾经是父王当时还是皇储,是他最早一批侧妃的这样的情分上,父王早已将他逐出京都,去边关当个闲散王爷了。
      父王,并不喜欢高凉王爷,尤其不喜欢他的残暴。
      几个美人儿给高凉王爷斟满美酒,娇滴滴地说:“王爷,你这是绝对,他们怎么能对得上来,岂不是为难那个小姑娘了吗,这还是文会第一次,出现文魁女状元呢,我们可都巴巴地来看新鲜。”
      高凉王爷哈哈大笑起来:“本王不为难她,她若对不上来,可以来本王府,让本王调教她嘛!”说完,带着邪气阴翳的目光在若尘的身上绕了一圈。
      虽然若尘此刻还是女童的身躯,但经过柳氏的调养,容貌渐渐已经初露端倪,绝美飘逸之色渐显,将来绝对是一个倾城尤物。
      身后的蓝晨,不由得抖了抖,心想,果然高凉王爷看上若尘了。若尘啊若尘,你这个红颜祸水……
      下一刻,却看到若尘的眼神里,有亮晶晶的光芒一闪而过,她不想拖拉时间了,待在这乌烟瘴气的船舫里,与这好色狂妄的王爷面对面,她有些精神洁癖,受不了。
      她施了一礼,装作凝重的说道:“王爷的对联真的是极好的,小女子不才,真也有一下联对上,若对的不好,还请王爷见谅。”
      “哦,你倒对着试试,不工整,也无妨啊!”高凉王爷根本不信她能对上来。
      她身姿立得笔直,说道:“大块焕文章,白云在天,苍波无际;春风扇书气,杂树生花,群莺乱飞。”
      应景,也暗暗有讽刺船舫粉黛之气的用意,当然,高凉王爷应是听不出来的,唯独誉王与蓝晨对视一眼,他们听明白了。
      高凉王爷眨巴了下眼睛,细细琢磨,仿佛是很工整的。

      可若夸赞她,岂不是助长了这小女子的得意之色,自己的脸面朝哪里放呢?
      不要高凉王爷使眼色,他身边的这些溜须拍马的,早有人说了:“下联虽然工整,比上联意境差太远,心境也差太远,简直是云泥之别。”
      “文魁之状元,应该是王爷才是。”
      “王爷的对联根本是绝对,世间无人可以对出来。”
      ……马屁之声不绝于耳。
      若尘好想寻个马桶吐啊吐。真真一个官场现形记。
      高凉王爷转动那黑色的扳指,森森地说:“工整尚可,就算是对上了,赏。”
      几个青楼女子,徐徐捧出了精致的檀木盒子,赐予文魁三甲。可怜那容秀才,带着半张脸的伤,还不得不谢恩。
      主考官说:“好了,你们退下吧,勿再打扰王爷的雅兴。”
      “是。”
      他们三人鱼贯而出。
      走出很远,容秀才身躯一晃,差点摔倒,王秀才急忙扶住了他。
      容秀才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悲哀之色:“原本想饱读诗书,报效朝廷,如今,已经有些心灰意冷了。”
      王秀才也沉默不语。
      若尘说:“报效朝廷为何不可,他又不代表朝廷……就是为了让这样的人,不霸占朝廷,才更应该去读书考取功名,有话语权。”
      最后一句话是现代语,但两位秀才竟然是听懂了。
      他们施礼,说:“若尘姑娘,受教了。”
      三人一人随意拿了一个盒子,这才分开而去。
      若尘打开盒子,见到里面是精致的花鸟纹墨笔,与松石狮子砚台,倒也珍贵,但她不想用高凉王爷赠送的礼物来习字读书,觉得脏了自己的手。
      见到了还在苦苦等候她的芷儿和月明,她将墨笔送给了芷儿,将砚台赠了月明:“这是高凉王爷赏赐的,你们拿着吧!”
      “这可不妥,是王爷赏赐给你的,我们怎好夺人所爱。”
      “王爷那的礼物不也是别人送的么,我拿来送人,也是可以,你们莫要推辞了。”
      三人朝文会出口走去。
      梅弘公子已经在门外等候,夜色如倾,温柔地覆盖大地,他长身玉立,风度翩翩,眼里隐含微光,目光牢牢锁定在若尘的身上。
      起风了。
      夜风吹动两旁的树木,发出瑟瑟的声音,月光环绕在梅弘公子的身上,宛若给他渡了一圈白色的光圈,梅弘公子手握一件红色的披风,想要给身影单薄的若尘披上。
      忽然,一道身影,出现在他和若尘的中间,竟然是蓝晨。
      蓝晨的目光一瞥,落在那红色的披风上,一副不经意的样子,却将他挡在了若尘的视线外,对若尘说:“借一步说话。”
      其实,蓝晨没什么重要的话要说,不过此刻好像忽然多了话,一定要说给若尘听。
      梅弘公子有些惘然,看着他们走到树荫之下。
      “什么事,明日说不可以?”
      “我今日要和誉王殿下进京,这段时间可能不会在这里逗留了。”他说:“今日高凉王爷对你的态度……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记住,不要影响到你考秀才。”
      若尘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蓝晨一脸郑重的模样,不过却没有将他的话语放在心上:“高凉王爷能对我如何?”
      蓝晨重重叹了一口气,心想你不是傻啊,傻子都看出来那王爷对你的意思,不得不再次提醒:“你可不要小看了他,他若想得到的,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弄到手。”说完,他拿出了一串南珠,放在她的掌心里,他赢了誉王两串南珠,都是因为若尘,所以,他给了她一串。
      为什么给她一串,而不是两串都给她,大约只有他心知肚明。
      若尘掂掂南珠,知道价值不菲,也就没有推辞。
      “为什么忽然送我一串南珠?良心发现,觉得以前欺负我太苦?”
      蓝晨面无表情地说道:“若你以后回到京都,有遇到麻烦,可以去妙香坊,以这串南珠为信物,会得到帮助。”
      若尘皱眉:“你说的我好像马上要出事了一样,到底会出什么事情,你别卖关子了行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