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63,赘婿出炉,娶了京城第一泼妇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他的手,忽然握在了她握笔的上端,隔着半个拳的样子,只听见他柔和磁性的声音在耳朵边缓缓传来:“我教你。”
      她感受他握笔的节奏,被动机械地跟着他的节奏写着一行行的字,眼里已经完全看不到字迹了,只能感觉到青竹落在沙地上,发出的细微的沙沙的声音,一如她此刻内心的跳动的节奏,她很担心就在自己身边的他,能听见她鼓噪的心脏的跳动节奏。
      她眼睛死死盯着那些字,不敢看身边的他的脸庞。
      然而,他却仿佛浑然没察觉一个内心是御姐的女童的心理,只仔细端详她写的字,这才微微点头:“若每个字都写成我这样的,你就可以过关了。”
      那些字,是他与她的合写,带着他笔迹的潇洒,她字迹的不自信,两种风格融合一起,却并不别扭。
      他松了手,坐在树荫下去,看着她勤奋的练习字,又看回手里的书,细碎柔软的阳光投射在书卷上,他像是处于画里的人物一般,如此清晰,又如此有着定格的美丽,让她浮躁的心,渐渐安稳,
      她的手略微向上了一点点,握紧有他余温的竹竿部位,手上的字,也一个一个写出了感觉一般,渐渐有了生动的灵气。
      忽然,豆儿奔了过来:“姑娘,姑娘,夫人请你回去一趟。”
      若尘十分诧异:“都要府试了,怎么又让我回去,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据说是若文少爷要娶县主过门了,府上来信,让你们全回府见过县主,算是认个门。”
      若尘的嘴角勾勒一丝笑意,蓝晨对这笑意再熟悉不过,这是要搅事的坏笑,不由得提醒她:“若尘,这时候,任何事情,都比不了你温书重要。”
      “无妨,也就最多回去三日而已,我对我这个大哥,真的是很想念,高凉王爷都受了罚了,始作俑者的白若文,怎么啥事没有,说出去,我也为我这个大哥抱不平啊!”
      蓝晨沉潭一般的眼眸扫在她身上:“还啥事没有,娶了京城第一泼妇,这都不算事,全拜托你的功劳。”
      “蓝晨公子,你说衡山县主是京城第一泼妇,我可是听见了。”
      他无语,自知失言,这原本是他们京城圈名流公子对赵芊芊的私下评论,自己没注意,就这么悠然说出口了。
      若尘搁下青竹,对蓝晨施了一礼:“暂别习字先生,我要回京城去。”太好了,摆脱牢笼的感觉。
      她转身就走,蓝晨将那青竹收起来,青竹上,还有她手指的余温,放佛还有淡淡的指尖香味,他按着那余温,嘴角勾勒一丝无奈的笑意,他也收到了白家请帖,原本只想送上一份厚礼的,毕竟他与白若文因为高凉王爷的事情,结下梁子了,对方估计他也不会去。
      可,若尘如果回去了,他自然想去看看。
      他对自己的解释是——看个热闹。若事情发生到不可控的地步,他会出面控制下若尘的情绪。
      但他内心知道,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小,若尘虽然是女童,控制自己的情绪,也是游刃有余,并不会让他担心。
      这是若尘在十里镇待了半年之久,第一次回到白府。
      娘亲精致打扮了一番,眉目间隐含着一缕淡淡的哀伤和期盼,若紫和若铭年岁小,在十里镇待惯了,如今要回府待几日,反而显得有些不安,换上簇新的衣裳,这对龙凤胎真的犹如年画上的金童玉女一般,十分的出色。
      这段时间,若铭在柳氏的精心调养之下,已经能简单地开口说几句寒暄之话,只是大多时候,依然是沉默的,所以别人以为他没什么改变。
      在马车上,娘亲不断对若铭说:“若见了你父亲,你能称呼就称呼一声,让你父亲见见你的进步。”
      若铭微微垂眸,一副没精打采的表情,若尘忍不住劝说:“母亲,你就别逼铭哥儿了,他原本聪明绝顶,自有自己的主张。”
      “哎,我们这一房,若能回去,只怕希望还落在你兄弟身上。”
      “那又如何,在父亲眼里,铭哥儿始终不过是一个庶子,不会超越对于嫡子的喜爱,可你看我们的铭哥儿,哪一点,不比若文强?”
      “若尘,这话,回了白府切不可再说。”娘亲阻止若尘:“你大哥如今,可是县主驸马,身份更加高贵。”
      若尘撇撇嘴,心想,什么高贵,将来他的日子比赘婿更难过。
      娘亲看着若铭,虽然若铭才8岁,却是眉清目秀,眼眸如画,若他不是忽然哑巴了,原本会在侯府多么受重视,即使是庶子,也会得到最好的培养,如今,却只能随自己一起迁居十里镇,心里不由得又感觉前途暗淡。
      回到侯府,自然只能从偏门进去,如今的正门,喜气洋溢,披红挂彩,按照大周朝的规矩,明日吉时,新娘子就要被迎娶进门了,因为是县主下嫁,所以肯定是从正门抬入。
      田氏见过了主家娘子,若尘姐弟也见过了许久不见的若溪、若兰和若画。
      白侯爷喜气洋洋,不管县主名声如何,毕竟是本朝县主,娶了如此高门儿媳,在外自然接到的朝贺是络绎不绝。
      “明日,誉王也会代表圣上亲自前来贺喜,我们白府许久没有蒙受这样的恩宠了,明日你们姐妹一定要仔细小心,见过长嫂时,要注意礼数,切不可让长嫂嫁入的第一日,就蒙受委屈,知道了么?”
      “是,父亲。”姐妹们齐齐答应。
      白侯爷见了若尘,一扫过去对她的冷漠白眼,神色和悦起来:“听闻你在县试里,拿了县案首,委实不易,上朝时,竟然也有同僚向爹爹我贺喜,爹爹竟然不知,你在十里镇反而出息了,这次,就别回十里镇了,在这里念书,直到府试开始。”
      若尘走出来,给父亲见礼,在青玉姑姑调教下,她的举止越发端庄,让白侯爷见了,也不由内心微微赞叹,忍不住赞许地瞧了一眼田氏,发现田氏在自己的妻妾群里,依然还是那个最温婉书卷的一个,内心不由得荡漾起来。
      然而,他内心的荡漾很快被若尘给打醒了。
      “父亲,女儿还是要回十里镇,在阁老府里念书。”
      她在阁老府念书的事情,父亲还不知道,侯爷忍不住吃惊了:“怎么,你竟然在阁老府里,是陈阁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